為科技工作者服務

為創新驅動發展服務

為提高全民科學素質服務

為黨和政府科學決策服務

要聞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綜合新聞 > 要聞

探尋涪江邊的“非遺”記憶

走進“中國傳統村落”——豐谷鎮二社區

2019-6-21 9:37:05 作者:四川科技報通訊員 田明霞 四川科技報記者 廖梅 來源:四川科技報 點擊:54次

或許,每個人心中都藏有一個世外桃源,或是山腰一排木柵房,或是水邊街巷的青瓦四合院,雖也隱匿著無數的喜怒哀樂,但人們在這些房院里一日三餐、養花逗貓、種菜遛狗,安居樂業。而被評為“中國傳統村落”的綿陽市涪城區豐谷鎮二社區,就似這樣一處靜臥在綿陽城邊涪江畔的世外桃源。


定2二社區里省級非遺傳承人潘德貴和他用糧食作畫豐谷井_副本.jpg

省級非遺項目傳承人潘德貴展示他用糧食作的畫


古街深巷  被塵封的記憶

近日,記者走進豐谷鎮二社區,時代似乎并沒有在這里留下太多的改造痕跡,這里依然是舊街舊瓦房呈帶狀的臥塌涪江邊。走在修舊復舊的豐谷蘿卜絲巷里,看到了腳下路面銘牌刻字“銅牟訓”,豐谷鎮的退休老干部郭開聰說:“據《元和志》《華陽志》記載,公元前201年,劉邦稱帝,設立涪縣,豐谷命名為‘銅牟訓’,為涪縣練兵場所。二社區建于元代以前,屬于豐谷老場鎮,坐落在涪江河畔,隨著碼頭的繁華起落而興衰。”

跟隨著郭開聰等當地干部的腳步,行走在村落的東街上,并沒看到《古鎮·豐谷井》書上記載的熱鬧繁榮場景,“東街長200米,寬5米,東西走向,街內有‘四義樓茶社’和一些小旅店,供人食宿。有劉家、馮家和楊孔招的水絲煙鋪,街口有靈官樓,十字路口有尚錢鋪、文家染坊、香蠟紙錢鋪、生姜市場……”幾條街上的“烽火墻”“華嚴寺”古老建筑物,倒是依稀可見舊時的熱鬧。

但是,這份“熱鬧”卻存在于二社區干部姜艷的記憶中。“我在豐谷鎮小學校讀書時,豐谷鎮各條街都很鬧熱,尤其是逢場天,從離家很近的學校回家,穿過那些擁擠的趕場人群要半個多小時,到家吃中飯都晚了,常惹來我媽嘮叨。”姜艷大學畢業后曾在綿陽城里工作過一段時間,作為獨生女兒的她最終回到老家豐谷鎮,掌握了已成為縣級非遺項目的“豬油餅子”手藝。

曾經在離二社區不遠的原綿陽師范學校讀過書的詩人瓦片也回憶道,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,這里太熱鬧了,每到星期天,大街小巷里都能看到成群結隊的綿師學生玩耍的身影。

據豐谷鎮副鎮長王小鳳介紹,豐谷鎮作為一個具有千年歷史的文化古鎮,曾經商貿繁榮、人氣聚集,但是近20年以來,隨著綿三路改道、行政區劃調整、綿陽市城市規劃調整等諸多因素,豐谷鎮發展滯后了。但也正因如此,豐谷鎮二社區這樣的傳統村落得以保存下來,并于近年來成為受保護的中國傳統村落。如今,豐谷鎮按照《傳統村落保護發展規劃》,結合非遺中心建設,分批次保護性修繕東街、蘿卜絲巷等歷史街區。

的確,記者眼前彎彎曲曲的蘿卜絲小巷長160余米,兩側都是保存相對完好的老屋,巷口有新打造的豐谷影像墻、1943年豐谷鎮原籍地圖、二維互動雕塑、老物件陳列、文化墻等,恍若時光倒流。

老屋民居  四合院里古韻猶存

穿梭在二社區古街深巷里,那些年代久遠的青瓦四合院讓人感覺回到了童年的涪江邊。踏過二社區東街38號梁家燒房的清代地磚,看到了小天井里的“轱轆水井”。郭開聰指著框架木結構的梁家燒房說:“豐谷酒業就是從這里起家的……”在這里還看到一戶人家正在簡裝廚房,居民王成說:“根據上頭的文件精神,不能亂動這些歷史建筑,但房子太舊了,還是得簡單收拾下才住得了人。”

穿過一個五六米長的小過道,映入眼簾的就是“黨家大院”的四合院,見到人來訪,那條拴著的小狗兒開始“汪汪汪”直叫。四合院里一家緊閉的門上,貼著還沒有褪色的“喆”字。姜艷講,她家也住在二社區的這些老院里,但這些多數于清末修建的四合院都破舊了,因為是受保護的傳統村落,居民也不能擅自維修,希望有關部門能快點拿出保護解決措施。

推開南街蘿卜絲巷“陶家大院”的木扇大門,73歲的劉大娘從正房里走出來,用雙手理了下頭發,慢條斯理地說:“我在這院里已住了20多年了,在院里養養花、跳跳壩壩舞,很好喲。”

當年,陶家是場鎮的產業大戶,從清朝乾隆時期就開始修房造院,幾百年來,見證著豐谷鎮的發展變化。豐谷鎮文化站干部仲春紅說,“如今,雖然陶家后人已不住院子里了,但這座以‘陶家大院’命名的院子,成為豐谷鎮上的古建筑代表之一,也成為后人了解清朝市井文化的窗口之一。”近年來,相關部門每年對其進行維護。同時,本著“在保護中活化,在活化中保護,將生活的氣息和文化的靈魂留存在建筑和村落中”的原則,二社區目前打造民居試點房5處、改造土坯房120戶。

豐谷碼頭  古渡之上的文化承載

穿過東街上炳林毛筆非遺傳習基地,就到了2018年才建好的涪江河堤上,名叫“船碼頭”的這段江河里,一只小木船停在江岸邊。這只船的主人就是三代居住在河邊的打魚人家的王仁君。那天,王仁君正在家中小院里曬魚網、給辣椒苗澆水、為櫻桃樹施肥。

據郭開聰講,史料記載,清代豐谷鎮鹽業發達,水運繁華,水面寬闊,所有南下、北上的商船抵達后都會在這里停靠。那時,平武、北川的茶葉、山貨走水路運到豐谷碼頭后,再從這里運往重慶、遂寧,那時候的豐谷碼頭,每晚都有上百艘船只停渡歇腳。

如今,記者來到二社區北街盡頭的豐谷碼頭,水波依舊,天低江闊,岸上還殘存的古老燈塔,默默見證著豐谷碼頭的沉浮興衰。江面上商船沒有了,自2018年夏季洪災后,這里的渡船退出了歷史舞臺。至今常有人回到這里拍照發朋友圈,懷念在涪江邊曾有過的美好歲月,豐谷古渡之上不遠處的跨江渡改橋正在建設中。目前,豐谷鎮正圍繞農文旅融合產業發展,挖掘古井鹽海、烤酒、繅絲和水陸碼頭等文化資源,在包裝推介炳林毛筆、鑫田糧藝等4個省市級非遺項目的基礎上,力爭通過舉辦第二屆非遺集市節再引進5~10個非遺項目入駐,建成綿陽市唯一的非遺傳承聚集地。

科技工作者維權平臺

維權熱線:65059827

維權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熱點新聞

福建体彩网